亚父赵崖新闻网

考上985研究生不去报到,湖南大学宣布不要

然而,楚国有物质,在这个国家很繁荣。这是岳麓书院前的对联。湖南大学起源于岳麓书院,享有“千年大学”的美誉。能够在岳麓山下学习一定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然而,湖南大学2019级69名新生长时间没有报到。湖南大学研究生院随后发布公告,取消他们的入学资格,这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985大学研究生,是不是很可爱?

有2956所大学,985所只有39所。985名研究生的入学本身就是成功的证明。

在公布学生名单的同时,还有69个专业由研究生选择。法学院、财经统计学院、土木工程学院、湖南大学许多实力雄厚的学院都被废弃了。

2019年也是过去十年研究生人数增长最多的一年,达到前所未有的290万人,比2018年的238万人增加了52万人,几乎是2015年165万人的两倍。

听起来很奇怪,有69人考试不及格。

然而,北京大学的副研究员、进一步研究规划专家梁庭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并不奇怪。研究生每年被录取后辍学并不少见。”

事实上,去年,湖南大学也宣布取消研究生入学资格。共有62名2018级研究生未能如期入学,被视为放弃了入学资格。

即使是985和211也不意味着赢得“不放弃”的金牌。2018年,华中农业大学取消了25名研究生的录取,中国政法大学取消了42名,陕西师范大学取消了103名...

梁庭富认为,“五年来,研究生入学考试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一旦大多数学生被他们满意的学校或专业录取,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与湖南大学的研究生相比,这69名学生必须有更合适、更有价值的选择。湖南大学的宣传提到一些研究生因出国和工作等个人原因申请放弃入学资格。

"在这样的选择过程中,每个人都会争取更多更好的机会."梁庭富说道。

有更多机会的学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而没有机会的普通考生总是处于混乱之中。不幸的是,这69名被开除出校门而未被录取的学生正是其他人梦想放弃的。

梁庭富指出,填写志愿表格是考生自我承诺与大学之间的一种约定。如果考生入学后不进入学校,招生计划将被浪费。

因为我们大学录取的名额是按计划管理的。每年有多少所高校和各专业招生由上级下放的招生指标决定。

中山大学2018年硕士招生条例(Master ' s Registration Regulations)显示,约有6000名硕士学生将被录取,招生计划将根据教育部正式发布的招生计划、学生状况和学校发展需要进行调整。

学校按照招生计划招生,所以招生效率很高,但是一旦被录取的学生放弃招生、报到和空置的招生计划,就没有办法补足招生。21世纪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熊丙奇指出了这个问题。

因此,有些人建议,不相信信用的人应该被列入所谓“没有规则,就没有农村”的“失信者黑名单”。

河南是全国高考的主要省份,2018年出台了一项政策。那些没有参加明年高考的考生将被限制填写志愿学校的数量,并将被记录在他们的个人电子文件中。

然而,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朱赵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没有足够的理由将这个问题纳入个人诚信的范畴。”

楚赵辉解释道,“研究生招生不是一个签约过程。在现有的管理制度下,没有说你必须在发出通知时来。此外,从根本上说,这不是诚实问题造成的。”

抛弃学生是成年人的选择。尊重学生,更应该尊重学生的选择权。

报考只能是学校一个专业的一个方向,如果考生不被录取将面临无处可去。学院和大学可以拒绝候选人。候选人不能拒绝学院和大学吗?

众所周知,申请美国大学的候选人可以同时收到多份录取通知书,并在充分考虑后做出选择。录取过程是双向选择,确保候选人有相当大的空间做出自己的选择。

就连哈佛大学也预计,今年当它发布正式入学通知时,会有300多人选择不去,占注册学生总数的七分之一到六分之一。

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中“入学率最高的大学”的统计数据,2017年哈佛大学的招生人数为2037:1687,斯坦福大学为2085:1703,麻省理工学院为1452: 1097...

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教授程虹影指出,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大学入学的重要性在于个人能否被赋予充分的选择权,从而使最终结果尽可能符合大多数考生自己的条件,避免在考试和录音后决定终身的劣势。

梁庭富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中国的高校招生仍然遵循计划管理,“因为我们的学校招生计划少,参加考试的学生人数多,深造的机会相对较小。”

在这种情况下,高校的运行方向是尽可能不浪费计划定额,从而尽可能实现资源的完美匹配。

梁庭富认为,发展需要一个过程。未来,随着人口的减少和学生的减少,高校招生将逐渐面临学生的短缺。

一旦面临学生短缺,高校自然会以人为本,做好招生工作。同时,在高校激烈的竞争中,优化教学工作。

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也提出要探索分科招生,逐步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录取的考试招生制度。

朱赵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长远来看,招生机构和学生在做出相互选择时应该更加平等和独立。”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作者是杨宇和编辑史若晓。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重庆彩票网 秒速飞艇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