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父赵崖新闻网

“银亿系”再施以资抵债戏码 熊续强左手倒右手欲解流动性危局

流动性风险引发的危机仍在蔓延。今年6月,伊尹控股和伊尹集团已经申请破产重组。

目前,重组风险尚未影响到“伊尹部门”下的上市公司。因此,圣伊尹、康强电子和圣河花成为“伊尹部门”注重保护的关键。

尤其是作为“伊尹部门”核心上市平台的圣伊尹,获得了更多的资源祝福。圣伊尹9月17日宣布,该公司再次与伊尹控股签署框架协议,以资产偿还债务,解决关联方资本占用问题。

然而,圣伊尹最近受到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调查。“伊尹部门”危机将走向何方还有待观察。

然后签署以资产偿还债务的协议。

圣伊尹宣布,鉴于伊尹控股及其关联方对公司的突出贡献,为控制资金回收风险,公司与伊尹控股、乳盛实业、熊徐强签署了《资产还贷框架协议》。熊徐强控股的乳盛实业计划将其山西凯能股权转让给本公司,以抵消伊尹控股及其关联方对本公司的出资。

据悉,山西凯能的主要资产是由其全资子公司灵石国泰控股的五家煤矿企业,分别持有包华煤业、南河煤业、李鸿煤业、红岩煤业和恒源顺煤业100%、51%、60%、80%和100%的股份。

数据显示,上述五个煤矿的主要产品是原煤和铝土矿,总设计能力为300万吨/年。每个矿井的总储量为1.61亿吨,已开采448.9万吨。同时,五个矿区中的三个分别完成了铝土矿资源的勘探,初步探明储量约为5000万吨。下一步是获得铝土矿探矿权和采矿权。

虽然资源储量可观,但不可忽视的是,目前山西凯能在灵石国泰100%的股份和五家煤矿企业的相应股份已经质押,五家煤矿企业的采矿权也已经质押。此外,山西凯能持有的五家煤矿企业的相应股份也被冻结。

根据协议,拟由乳盛实业将其山西凯能股权转让给圣伊尹,圣伊尹应付的股权转让价格将补偿伊尹控股及其关联方应向圣伊尹支付的股份。

圣伊尹表示,用资产偿还债务的问题将有助于尽快解决关联方的资金占用问题。交易完成后,公司将直接持有山西凯能股权,从而间接拥有煤矿资产,这将有助于提高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圣伊尹完成了与伊尹控股公司的首次债转股交易。伊尹控股利用其全资子公司宁波聚艺佳持有的普华永道100%股权来抵消其对圣伊尹的部分出资,而圣伊尹则接管了与浙江银豹的交易标的。

中国证监会的调查

从伊尹控股的诸多救援行动来看,圣伊尹已经成为“伊尹部门”的核心关怀对象。然而,圣银的现状并不乐观。9月12日,圣伊尹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中国证监会决定对该公司展开调查,因为该公司涉嫌非法披露信息。

同时,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熊徐强、副董事长张明海、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长郁芳、董事兼总裁王德印、财务控制人李春儿也分别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由于圣伊尹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上述人员进行调查。

尽管圣伊尹在公告中没有讨论违反信息披露的具体原因,但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该公司2018年度报告是由审计机构有保留地发布的,核心问题是关联方资金占用。这也导致该公司触发其他风险警告。股票的简称从“伊尹股票”改为“圣伊尹股票”。

记者注意到,在st银行的初步公告中,关联方资金占用主要涉及四个方面,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资金占用余额约为22.47亿元。

在普华永道100%的股权用于偿还债务之前,伊尹控股及其关联方已偿还圣伊尹1.4亿港元(相当于1.23亿元人民币)和1.88亿元人民币的占用资本,余额为19.36亿元人民币。在付清普华永道100%股权的债务后,伊尹控股及其在圣伊尹的关联方持有的资金余额仍接近1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中国银行”正在试图挽救st银行,但st银行负债是不争的事实。自今年6月以来,中国第一银行已连续三次违约。

另一方面,圣西尔弗自己的经营并不乐观。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下降20%以上,净利润由盈余转为赤字,亏损近2.2亿元。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的业绩预测显示,由于房地产项目交付和汽车零部件销售收入下降,公司在1月至9月期间亏损6.4亿元至9.6亿元。

如何解决“十亿银元体系”危机?

在2019年年报中,圣银特别提醒公司三大风险:行业竞争、战略实施和流动性。

针对流动性风险,圣伊尹表示,由于债务违约,该公司面临诸多流动性困难。新的融资大大减少,给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了一些不利影响。该公司还表示,将加快销售和项目周转,振兴和处置现有资产,从而加快资金回流。积极与金融机构沟通新融资事宜,并与相关债权人沟通延期事宜;同时,积极敦促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归还占用的资金。

相比之下,“伊尹部门”的子公司康强电子做得比较好。然而,由于普华永道持有的唯一资产是康强电子7410万股,圣伊尹在伊尹控股以普华永道100%清偿债务后间接控制了康强电子。

然而,这笔交易仍不确定。一方面,普华永道的康强电子股票目前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存在被质权人处置的风险。另一方面,伊尹控股和伊尹集团申请破产重组,债务清偿交易构成个人清算,存在交易被取消的风险。

面对大股东的流动性危机和恶劣的经营条件,圣和华在8月底披露了重组计划。该公司计划以1元人民币出售尿素相关资产,并以2.6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购买宋楠制药93.41%的股份。

ST River重组计划披露当日,市场也以交易限额作出回应。然而,重组计划的顺利实施也将受到大股东的影响。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解释重组是否会因控制权变更而暂停、中止或取消,以及伊尹控股的破产重组是否对交易造成实质性障碍。

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21日,“伊尹部门”的实际控制人熊徐强在圣伊尹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即使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离开。我对公司一直充满信心。”

目前,熊徐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伊尹部门”正试图通过资产流动和资本运营来生存。然而,面对持续的流动性短缺,“伊尹部门”危机最终会走向何方仍有待观察。

资料来源:证券时报电子公司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加拿大28